1. 首页
  2. 资讯

日军军队中的军曹是怎样的存在为什么他能指挥一个炮楼

日军军队中的军曹是怎样的存在为什么他能指挥一个炮楼梁老师说事,为您回答这个问题。这是俩问题,首先小编说一说军曹的事,然后再聊一聊炮楼的问题。军曹咋说呢?日本军队的编制体

日军军队中的军曹是怎样的存在为什么他能指挥一个炮楼

梁老师说事,为您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俩问题,首先小编说一说军曹的事,然后再聊一聊炮楼的问题。

军曹

咋说呢?日本军队的编制体系,他和一般的国家是不一样的,让人看着特别的费劲,别扭。

对比一下您就明白了,一般的国家军队编制都是,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师长等等,都是按照这套体系走的,不管是谁看一目了然,都明白是那个级别的。

回头您看看日本军队的编制,看一眼就感觉这编制有点乱套的样子,脑仁疼,什么曹长,军曹,大佐,中佐等等,看着看着就有点迷糊。

别的不说,有时候翻看历史资料的时候,您看到这种日本人的体系称呼,您还得感觉一下他这编制,对应一般国家军队的那个职务,然后才能仔细地看,平白无故脑子里头就得多一道手续。

说道这里,有些小伙伴就要问:“这是为什么呢?日本人咋就弄了这么一套体系呢?”

其实也简单,这种另辟途径自己搞一套编制名称,其实就是为了起到一定的保密作用。

说道这里,有些小伙伴要乐了。

其实您也别乐,真是这样的。历史上,日本军队为了对他们军队的保密,那是用尽了办法。

比如给同一支军队起不同的番号,那都是常有的事,常规操作。

说个事您就明白了。

一般的国家,给自己部队番号就一个,按照数字顺序编就成。

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这是一支英雄部队,战功赫赫,那么就会颁发一个名字来命名部队,比如红旗部队,英雄部队等等。

可到了日军编制中,他不一样了。

哪怕是一般的部队,他也会给同一支部队,起一大堆的名字。

举例说明。

就拿日军罪恶滔天的第五师团为例,正规一点的话这支部队应该叫第五师团,不正规一点他以师团长的名字命名,我们最熟悉的就是叫板垣师团的叫法,注意师团长如果换人了这名字就得跟着换。

您以为这就完事了吗?不!他还以地名给师团起名字,所以第五师团也叫广岛师团。

当然后来也有结合着叫广岛第五师团,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后期日本人招兵太多,同一个地方出去的有好几支部队,所以用地方命名会出毛病。

好了,接着说事,那么一支部队已经有了三个名字,能起到混淆视听吗?

我们感觉这已经够多了,但日本人认为这显然不够,所以这个第五师团还叫鲤师团。

乱不乱?何止是乱啊!就连日本人自己有时候都搞糊涂了。

举个例子您就明白了。

日本军队和我们作战的时候,被打死的军官那也是经常性的,有时候一连几天前后脚能打死好几个。

比如前脚有一个中队的中队长叫井田,那么这个中队叫井田中队,结果井田被打死了。

后脚上来一个叫吉田的,这个中队立马就被叫成了吉田中队,这位吉田屁股没坐稳当呢?又被打死了。

再上来一位叫福田的,这中队又叫成了福田中队。

您看看,乱不乱?短时间内更换的名字多了,下边的士兵也蒙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支部队该叫啥了。

他们自己有时候都会弄糊涂了,就更加不用说其他人了。

所以日本人给军队弄了这么一套,目的就是为了起到保密的作用。

这是日本人给他们的编制起名字的一个原因,接着说军曹的事情。

话说军曹不是军官。

军曹算起来是士官,在日本军队的编制中士官有三类,分别是伍长,军曹,曹长,这三个位置对应的军衔分别是下士,中士和上士。

对应的职务分别是,伍长是班里头的小组组长,军曹对应的是班长,曹长对应的是副排长。

说到这里问题就来了,那么曹长为嘛不是排长呢?

首先在日本人的军队体系中,曹长不是军官,仅仅是士官,排长这个职务在日本军队的编制中,已经是最低的军官职务了。

所以曹长是不能胜任排长的,不够格,军衔不匹配。

这么和您说吧,在日军中,普通士兵依靠军功的积累,顶天了也就到曹长这里,算是他们的天花板,这辈子都跨不出去。

想要得到军官的职务,就只有一条途径。

按照日本军队的规矩,这就必须是从日军的军校体系中出来的军校生,这才能担当军官,哪怕是最低级的军官也必须是军校生才成。

您比方说从日本陆军幼年学校的毕业生,到了日本部队就给一个上等兵,锻炼一下,成绩不错,三个月后,再给个伍长适应适应,看着还成,再来三个月给个曹长当当。

有了这层资历,半年就过去了,哎,这就可以上日本士官学校,打这个学校一毕业,这就是尉官,最低给个小队长当当,这个小队长对应的是排长的位置。

那么不想继续学下去,从士官学校毕业出来的学生,到了大佐这个位置就顶天了,天花板就到了,爬不上去了。

如果还有野心,还想继续爬的话,这就得进入到日本的陆军大学学习才成。

想要进这所大学学习,还得具备几个条件,缺一个都不成。

首先必须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接着还得在部队锻炼,跟着得到联队长的推荐信,这才有资格进去学习。

当然有资格并不意味着能进去上学,被刷下来很正常。

如果被刷下来了,等着第二年再得到联队长的推荐信,再去好了。

再说另外一条路。

如果是普通的高中毕业,进入到日本军队,一进去就会给个一等兵(比日本陆军幼年学校低),这就得锻炼半年,弄个上等兵,三个月后来个伍长,再三个月这才是军曹,回头就能进入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

当然了,如果不想去,那么顶天就到了曹长的位置了,给尉官做一个助理,往上走?别想了,日本是一个制度和等级相当森严的国家,不会留着缝隙给他钻的。

说个事您就明白了。

当年衡阳保卫战打得相当惨烈,打了四十七天,我军伤亡一万多人,日军被打死了两万多人,伤了六万多人。

其中日军一个113联队作为主攻进攻衡阳外边一个几十米的小山包,打了五天,就被击毙了五个大队长,您要知道这支部队才三个大队。

您都不知道,这支113联队第一次进攻就被击毙了两个大队长,五个中队长。

打到最后,113联队的联队长黑濑都快抑郁了,因为最后他手下的这个联队已经不到五百人了,您要知道一开头的时候,这支部队可是有三千八百五十人的。

当然不是这支部队太弱,而是他们遇到的对手太强了。

113联队算是日军的一支精锐部队。

就这么一支部队,被我军打得就剩下五个军官了,这个黑濑在战场上都升级到了少将。

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个113联队下边的什么伍长,军曹,曹长就都开始接受原本尉官应该干的活。

战斗结束之后,兵员很快就补充上来了,而这些在战场上被提拔起来的军曹,伍长,曹长什么的,他们原来干什么,就继续回到原来的岗位上干什么,尉官以上的职务都得退出来,让委派过来的人替代。

所以说,日本军队的等级是相当森严的,他的军官体系都必须是从学校毕业出来的才成,而且学校毕业还得分等级。

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出来的,做到大佐这就顶天了。

日本陆军大学毕业出来的,这半只脚就已经是将官了,甚至大有可能进入到日军高级指挥圈里头任职了。

当然了,随着战争的进行,日本人的战线拉得也长,最终那些个从士官学校毕业出来的,也就能突破大佐这个位置了,但也仅仅是少数,而且是极少数的。

别的不说,当年太平洋战争中,日本人的司令官有几十个,但不是陆军大学出来的司令官就几个。

这就是当时日本军队的一个体系现象。

接着说日本人的军曹。

那么这么一通叙述下来,其实您也有了一个感觉了,曹长这个位置很低,但这个位置对于日本人来说,这是一个预备军官的位置。

也就是说,他很重要,算是日本军队体系中的一个节点。

好了,有了这个印象,那么接着我们说炮楼的事情就方便多了。

一个军曹就能守一个炮楼。

话说,日军全面侵华之后,打到武汉这里,他就已经打不动了。

后来三次攻打长沙,都是强撑着打的,别的不说兵力就少得可怜。

第一次日本攻打长沙的时候,还有十万人,结果打败了,日本人怒了,详细谋划一番,就又来了一个二打长沙,这次准备了十二万,结果同样被打败了。

等到第三次攻打长沙的时候,日本人的兵力已经下降到了六万,被砍掉一半。

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日本人的兵力开始捉襟见肘了,兵力短缺成为了一个大问题。

而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人还想着在太平洋上和美国人较量较量,争取搞到更多的石油和其他的战略物资,期待能把战争给维持下去。

那么这个时候,中国战场上,日本人只能维持一个将沦陷区维持起来的样子。

当然这个维持,在整个太平洋战争的时候,中国战场的日本兵都远远大于太平洋上的日本兵。

主要的原因,日本人占领的区域,一直就有八路军在活动,日本人害怕抽走的兵力太多,被反攻了。

而中国的土地大得很啊,在华北这一块,日本人的兵力还是有点捉襟见肘的。

说个数据您就明白了。

整个日本华北方面军,他管辖的区域足足有八十万平方公里,绝对够大的。

回头看看他的军队有多少?他的军队只有九个师团,外加四个混成旅团,一共是二十四万五千多人。

您一看这部队人数,挺多的吗?这比攻打长沙的部队都多呀?有啥问题呢?

有啥问题?把这二十四万五千多人,撒到八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你看看还有多少人?

每一平方公里连半个人都摊不到。

这也就算了,兵力不足,机动力量来凑也成。

但华北日军他们的汽车也就八千多辆,这还保不齐哪天就被八路军给炸掉一些,骡马也不多五万两千多头。

就这机动力量,怎么也摊不开的。

所以在1941年的时候,西尾寿造作为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就开始吐苦水,总之一条就是兵力不够,赶紧派兵过来,不然就没法维持了。

西尾寿造给出一个数据,他们一个师团就要控制二百多个据点。

小据点就不说了,其中大据点,不可能放几个或者十几个日本兵,毕竟要联动起来,万一那个地方被攻击了,还能纠集起活动兵力进行防御的。

这也就算了,区域中还有县城,县城也得驻扎军队,少了还不成。

这么一算下来,一个据点开进去一个小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所以只能摊开来,这么一算,一个炮楼驻扎进去一个分队,也就是对应班的编制,十来个人。

那么曹长显然就是这个位置合适的人选,毕竟曹长对应的就是班长。

当然了,也有不太重要的小炮楼,会派一个伍长过去,甚至是几个日军过去。

这些部队布置过去之后,再召集一些个伪军进行维持,这么一个炮楼的守卫就齐了。

其实到了后来,这些个炮楼被八路军拔的多了,有些个炮楼压根就没有日本人,都是伪军在守着。

所以当时驻扎在炮楼里头的日军,有伍长,曹长,军曹,甚至于上等兵来主持局面。

至于尉官这一级别的,分队长,队长之类的都驻守在大据点中了。

那么题主说的,军曹指挥一个炮楼,其实也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虽然这就是一个士官,对应中士,但在日本哪哪都缺人的局面,也就只能凑活凑活着用就完事了。

那么今天就到这了,喜欢小编写的,您点个赞,再加个关注,方便以后常来坐坐。

什么叫有故事的男人

秋天,传来了尤福死亡的噩耗,我极力地回想这个人,想象着人死如秋天的落叶。最后我想起来了,今秋他该60岁了,应该领取退休金了?尤福,尤福……不停的默念这个名字。我想,他的女儿是不是能哭着回来看一眼父亲?也算是对这个困苦一生的男人做点补偿。

2年前的秋天,因我胃病犯了要住院治疗。我走进病房,找到6号病床。刚坐下,看见大夫护士围在5号病床前。“我没病!”5床是个小老头,但他说话的底气很足。

大夫说:“还说没病,胃肠、胆囊、心脏都有毛病,这还没检查完呢。”

“我没病,不花冤枉钱。”

大夫失去了耐性,问他:“没病住什么院?”

5床的说:“是她,我姐硬把我拽来的。”

我看到一个白发老太太∨在床头,她在抹泪。

晚上,5床他的姐姐一直让弟弟脱衣睡觉,无论他姐姐怎么说,他死活不脱衣服。

3号床的病人凑过来低声对我说:“他怕死了。”

我小声说:“不会吧?”

他把声音压得很低说:“我70多岁了什么没见过,你想啊,他怕突然死去,穿不上装老衣服。”我联想到白天大夫说他一身的疾病,3床讲的并无道理。

半夜,5床的病人突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呼喊:“妈,妈呀!”声音撕心裂肺。我们一个个的坐了起来,值班的大夫来了,他让护士给5床推了一针,他静了睡去。他的姐姐说:“对不起,吵醒你们了。”大家都说没关系。她感到了我们的诚恳,就讲给大家弟弟尤福的事情。

那是人力车代替着机动车的年代,尤福在煤五供应部,他是拉板车往各家送煤的工人。每到秋季,多数家庭都要准备冬煤取暖,这个季节活最忙。拉煤车的工人有句口头语:每当冬天来报到,每天累得呱呱叫。

进入80年代,这天部主任宣布了一件从未有过的事情,单位招收了10个女工,给拉煤车工人当助手。但问题来了,部里总共有20多台煤车,只招了10名女工不够分。于是部主任想出一个办法,用抓阄来确定分配给谁。

尤福那天很幸运,他打开手里的纸蛋蛋,上面写了一个“中”字。不过主任分给他的是一位很瘦小的姑娘,尤福是一个知足常乐的人,况且这些年单位仅有一个开煤票的女工,部主任的儿子如同一头雄狮,他俩早就在谈对像。

第一次送煤,尤福没让瘦小姑娘在后面推车,她一直跑步跟在尤福身边。尤福他嘴很笨,来来回回就说一句话:“拉车送煤这活儿,先得燃烧自己。”把姑娘听得一头雾水。

冬天来了主任下令,春节后把现在10台车上的女工轮换下来,到另外车上当助手。尤福傻眼了,他对她那种男女之间的爱,还不敢表达出来,没活时尤福就围着煤车瞎转悠。一天瘦小姑娘突然开口说:“尤师傅咱俩成个家吧,咋样?”尤福不停的搓手,领证把人领回了家。

他们没有前戏,没有激情,更缺少对后面生活的估计。当尤福有了女儿,燃气逐步取代了燃煤。然而,煤五职工下岗回家了。

在尤福东一头西一下的四处奔波时,那个曾经主动要和他成个家的女人,她带着女儿走了。据说她和一个兔唇煤老板好上了,而后俩人就像兔子一样跑路了。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尤福真病了。他深陷迷茫,却没有颓废,为了生活,他一跛一跛地找活干,一直到了那片秋叶落地。

文字的力量也许微不足道,但我的确在认真回答悟空《什么叫有故事的男人》,这是头条每一位有责任感的人心向往之。

欧洲战场中为什么没有炮楼对此你怎么看

兔哥回答。我们了解炮楼多是通过二战时间,日本鬼子的侵华战场上。日本侵华战争中,在抗日敌后广泛的修建炮楼,修炮楼的目的,一是便于形成居高临下的火力网,炮楼通常都有三几层高度,周边设有用于观察射击的窗孔,顶部也有射击阵位。炮楼是鬼子的居住,作战,防御的阵地,有一定的物资弹药储备,是鬼子控制占领地域的“居点”。

日本鬼子的炮楼并不会修建在两军交战的战场上,而是修建在占领区。特别是华北地区的抗日主战场的日本鬼子战领区域。是日本鬼子对抗八路军,抗日游击队的所谓的“绞杀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用一个个炮楼形成“居点”,每隔一段距离就设置一个,然而把这些遍布游击区的“居点”连成片,形成以点控面的战略格局。

只所以日本鬼子这么做一是鬼子人员少,通常的居点人都很少,想用少量兵员控制广泛的地区。另外,就是被我军民的游击战打怕了,可以龟缩在炮楼里,减少伤亡。还有就是欺负我们没有重武器,无法对炮楼进行火力打击。

即便这样,也没能阻拦我国抗日军民对日本鬼子炮楼的打击,敌后抗日军民采用土办法,用炸药包,土炮打击敌人的炮楼。“端炮楼”是敌后抗日战场上重要的对日作战手段。不但能消灭小鬼子,还能打破敌人的封锁,更重要的是炮楼里通常都有武器弹药的储备,这可是敌后游击队最需要的。

我们所熟悉的二战时鬼子的炮楼,为什么在欧洲战场上却很少见到呢?首先是战场环境不同。二战欧洲工业化发展已经非常普及和成熟,各交战国的武器装备非常现代化,大规模的机械化武器装备如坦克,火炮,作战飞机被广泛的应用于战场,二战欧洲非常重视这些武器的发展。

这些武器装备,进攻速度快,火力强大,靠砖土木料搭建起来的鬼子炮楼,是难以扛的住重武器的打击的,一炮就得把炮楼轰塌了。另外,欧洲战场上,通常都是大规模的集团进攻作战,空中飞机轰炸打击,地面炮火对前沿阵地进行火力覆盖,坦克开路,这样的进攻方式,炮楼已经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

同时欧洲占领的主要是城镇目标,欧洲人员稀少,并且没有我们这么多的敌后抗日力量。欧洲主要是靠正面战场上的较量。而我们,在日本鬼子占领区内的各抗日游击队的作用却大的多,成为抗击日本鬼子侵略的主要力量,和主要敌后抗日战场。

欧洲战场上不修建炮楼是不适合欧洲的战场环境。和作战形式,所以,欧洲战场并没有炮楼之类的建筑。



无论是否修建炮楼,战争的结局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侵略者都没好下场!

以上是兔哥个人的论点,欢迎探讨交流,欢迎关注兔哥。(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